抖音奶片全家桶视频播放

抖音奶片全家桶视频播放

2021年2月8日
/ / /
Comments Closed

  陆灵在对阵皇马的友谊赛的赛前发布会上终究还是被问到了派崔克-安柏的问题。那时, 她目光所到之处, 尽是热忱与好奇。她在人们的期盼中意识到他们并不真的渴求一个真实的答案。他们只是想看她的反应,听她到底会怎么说。她于是随意谈论了几句这件事。

  “我对球队目前的阵容感到满意。但如果我们有机会签下一些好球员, 我们肯定会抓住这样的机会。派特是好球员吗?”

  立马就有记者回答她:“当然是。克里斯汀, 你的意思是QPR也在尝试进行这笔交易吗?”

  她便露出微笑:“他太贵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 就连QPR的新闻官也低着头偷偷笑了。

  她又说:“我只知道派崔克-安柏现在还是巴塞罗那的球员。”

  到这里,陆灵差不多想结束这个话题,有记者却想把问题绕回来,她便板着脸道:“我已经回答过了。”

  发布会的最后,问出第一个问题的记者, 开了个玩笑, “克里斯汀你介意在打完皇马之后谈谈再次与尼克相遇的感觉吗?”

  她望向那个记者,快速回答了他。

  “如果你仍旧在, 如果我赢了比赛, 或许我会谈谈我的朋友——如果我可以这么称之的话。不过只是或许, 我没有承诺任何东西。”

  她也开了个玩笑。

  ****

   中韩姐妹花的第一次好姐妹写真

  陆灵多少有些没有料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这场季前赛。之前打纽约红牛和罗马的冷清她还历历在目。

  她大概知道美国的皇马球迷越来越多,她有这样的预期, 但看到大批大批身穿蓝白衣的球迷占据了这座九万人球场的四分之一……也许更多,让她无比惊喜。

  提姆在旁边解释, “这几年,尤其是你不在的这一年,也就是我们拿到英超冠军以后, 我们的北美球迷数量大量增长, 西蒙和内特又非常重视北美市场, 噢两个美国人,你能责怪他们吗?所以现在QPR已经开始变成美国人最青睐的英超球队之一了。我记得排在第四位。”

  陆灵这才想起内特跟自己说过很多次这事。她不禁在心里问自己那些时候她到底都想什么去了?她轻轻咳嗽了一声,“好吧,这很不错。我们不至于完全是客场作战。我能做个猜测吗?我们在西海岸的球迷远远多于东海岸?”

  提姆竟然细细想了一下她说的。“我没听市场部的人这么说过,不过以现场球迷人数来看,很有可能。”他说到这里,也开了个玩笑,“也许西海岸的英国人多。”

  “真的吗?”陆灵歪着头问。进而发觉他们两个在赛前站在场边聊这个挺无聊的。

  “我胡扯的。我怎么会有这个数据?不过你知道维基一下很容易查到……我说克里斯汀是不是我们认识太久了,把该聊的都聊完了,以后的日子我们就聊这些能把人无聊死的东西?”

  陆灵笑着晃了晃脑袋。“噢我希望这不是真的,否则这可比一段糟糕的婚姻关系更要人命。”

  “我从未收到邀请函,我可以问一下你们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吗?”

  这个声音伴随着现场的喧闹声在陆灵身后响起。她冲提姆无奈一笑,提姆也笑眼看她,但眼神马上飘到了她的身后——“尼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提姆。你还好吗?”

  这可能有点古怪,提姆先跟皇马主帅握了手,并且拥抱了一下。

  场上,两队球员也已经在握手了。

  陆灵缓缓转身,微抬眼皮,“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洛杉矶的夏日,听上去就像是假期。尼古拉斯穿着短裤短袖,剪了短发,留着短胡渣,身上也是夏天的味道。

  看台上有人在嚎叫他的名字,也有人在嚎叫“QUEEN Christine”。

  陆灵从未设想过重逢的画面,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也不会。

  皇马主帅一边握住她的手一边随口答应,“不能再好了,多谢,你怎么样?”

  故人相见,互相问候你还好吗,总是礼貌,彼此是否真的在乎对方过得到底如何总是未可知,而回答一句我不错总不会错。

  “Good, thanks...”陆灵话未说完尼古拉斯就松开了她的手。他原本也没认真握住,他随意拍了下她的后背,含混说着,“After match.”说完就阔步走开了。有一部摄像机连忙跟随他的脚步快速移动。

  跟胡安寒暄完的提姆正看到这一幕,他的表情告诉陆灵他快笑出来了。陆灵的惊诧与尴尬转瞬即逝,她冲助教努了下嘴,匆忙跟表情怪异的胡安互相问候了一句以后往教练席走去。

  哨声响起的时候,陆灵方才意识到,自始至终,尼克都没跟她有眼神接触。她也想不起他是什么样的表情。

  ****

  热身赛,球队的一切目的都以调整状态和考察新人为重。事实上,QPR现在正有空缺来安排新人——为了募集资金,平衡收支,最近陆灵一直在清洗球员。

  上赛季贝尼特斯引进的两位球员鲁本-内维斯和廷-耶德瓦伊首当其冲,分别被英超升班马狼队和德甲的莱比锡RB买走,这两笔交易总共为QPR赚到3400万镑。而这两桩转会在媒体和球迷看来不过是“归来的女王”清洗前任主帅留下的遗产,并未引来太多关注和评论。

  两天前,同样是贝尼特斯带来的基科-皮诺也通过了瓦伦西亚的体检,以租借形式重回母队——这是QPR为了引进左后卫冈萨洛-奇卡必须付出的代价,那边的新帅贝尔萨指名要求皮诺回归。

  关于冈萨洛-奇卡,这个眼睛溜圆又灵活的西班牙年轻人已经和球队汇合了。事实上,他来到球队的时候,陆灵甚至觉得他有点太机灵了。他不停眨着眼睛,一头松散的中长卷发晃来晃去,用发带绑住。虽然他依然喜欢低着头,但陆灵已经很确定,这孩子跟格伦绝对不是一个性格。

  “其实我是半个葡萄牙人,喏,里斯本是我的故乡。不过我妈妈是西班牙人,所以我五岁就到了西班牙,那么我当然更熟悉那里啰。”他看看地面,又马上抬起头来看着陆灵,眼珠转个不停。

  陆灵扬了扬眉毛。“很高兴知道这个,冈萨洛,欢迎你,你的英语很好,这省去了很多麻烦。”

  冈萨洛的眉毛笑得弯了起来,下方的眼睛也眯缝着。“是啊,我们教会的牧师教的我,我也觉得这很有用,是吧,gaffer(老板)?”他故意用了一个专门称呼教练的、非常英式的单词,来称呼主帅,显示自己的渊博。

  而现在,这个满口“You alright mate”、“Cheers mate”、“Lovely”的西班牙-葡萄牙小伙就站在洛杉矶纪念体育场的场上,这名左后卫披上了16号战袍,第一次为QPR登场。

  陆灵并不期待他能完全取代喻子翔——但他也有自己的优势,风格上跟子翔是完全不同的。这是个可以分担中后场组织任务的左后卫,有点像约翰-奥康纳,速度虽不如约翰,技术却更胜一筹。

  乔伊-“JT”-汤姆林和彼得-什马诺夫斯基并肩站在场上,两位本土后卫球员都是由老汤姆经手,在过去两个赛季逐渐获得一线队的重视,陆灵也希望这两个小子也能在新赛季获得更多的出场机会。当然,那得看他们的表现。

  二十一岁的“JT”过去三个赛季已经在一线队有过25次出场,尽管名字缩写和绰号与英格兰传奇中卫约翰-特里一样,但风格和那位老派的切尔西队长并不一样。QPR的“JT”是个后防多面手。十九岁的波兰裔英格兰人彼得-什马诺夫斯基同样可打多个位置,上赛季在西甲塞尔塔租借期间已经成为主力右后卫,贝尼特斯去年特别要求将他租借到西甲球队来磨练技术意识,看起来这相当成功——事实上彼得本人年少时曾在阿根廷居住过五年,对西班牙语并不陌生。

  此外,上赛季同样租借在外、经过不少历练的二十岁的边锋乔伊-弗里曼,以及几个月前被提姆提拔到一线队的十九岁的法国前锋萨洛蒙-西塞、还有替补门将特雷沃-哈伍德同样在场上,可以说陆灵给尼古拉斯准备的是半支二队。

  在场上的一线队常规球员,则有马里奥-费尔南德斯、门萨、索林-米图莱斯库、从尤文租借期中召回的霍埃尔-坎贝尔、以及队长伊恩-帕克。

  由于伊恩在假期期间没有间断过自我训练,所以他是近期回归球队的球员里状态最好的,陆灵准备让他打满全场。

  在这件事上,陆灵对菲尔的情况,同样感到欣慰,或许还有那么一点惊讶。成为父亲之后的坏小子,回来之后体重竟然只增加了一磅——爱丽丝那时可是瞠目结舌。菲尔自然洋洋得意:“我可是个职业球员。”那小子Bitch的口型都做了出来,好在是没有叫出来——不然无论他与主帅还是队医私下里关系再好,难免也要遭到处罚。

  皇马方面,阵容同样打了折扣。由于欧洲杯和美洲杯的双重影响,上赛季合力轰入119球的前场三叉戟热苏斯、维尼修斯和姆巴佩一个都没来。尼古拉斯也派出了不少的年轻球员进行锻炼。

  看上去,这不会是一场多精彩的比赛。

  ****

  坐在板凳上的菲尔之前一直观察着双方主帅的一言一行和交流。现在主教练已经入座,他便悄声问旁边的人,“你觉得他们,我是说老板跟那个西班牙佬,他们现在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他问完就后悔了,他忘了坐在他旁边的是本杰明。于是菲尔听到了标准答案:“我不太清楚。”

  本杰明早已不开那辆白色的兰博基尼了,他有很多神奇的跑车——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出产的保时捷经典款,限量版的布加迪威龙,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法拉利等等。与派崔克一样,本杰明同样是TOP GEAR和阿斯顿马丁的粉丝。其实哪个英国男孩儿不爱TOP GEAR和阿斯顿马丁呢?TOP GEAR和MATCH OF THE DAY这两大BBC王牌节目陪伴了英国来自任何阶层的无数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成长。不过,小女孩儿或许还是要少一些。至于阿斯顿马丁,詹姆斯-邦德太酷了,不是吗?小男孩儿都想成为那么酷的男人。

  本杰明平日里教养良好,待人谦和。只是他实在算不上一个低调的家伙。他一点儿也不介意秀他的跑车和他火辣的女友。三天两头就能在八卦杂志和《太阳报》、《每日星报》、《Metro》上看到他。

  菲尔有时候想,他为什么要低调呢?他没有必要。菲尔觉得自己如果是本杰明,也不会。不过菲尔并不羡慕或者嫉妒本杰明。虽然他的车都太他妈酷了。好在本杰明本人不酷。一点儿也不。

  那个男孩儿才酷。

  就是那个。

  问题是,万一,万一那个漂亮男孩儿真回来了,7号球衣归谁?!

  这才是菲尔-沃伦近日最操心的事情。

  虽然菲尔心里其实希望他回来。跟世界上最好的球员踢球——那感觉一定他妈棒极了。

  菲尔没再跟本杰明说话,他知道本杰明应该是因为什么事情才开始疏远他的,但他没兴趣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你看上不我,我看瞧不起你呢。菲尔往前伏了伏身子,鬼鬼祟祟地问助教:“路易斯先生,我们会买派特吗?”他是怕被主帅听到。

  没想到主帅还是听到了,她随意扭了下头,跟他说:“那不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仔细看比赛,菲尔,你下半场要上场。”

  BITCH!!!!菲尔在心里骂完,朝主帅笑着,虽然她根本没瞧他,他说:“我知道啦,老板。问问嘛。”

  ****

  比赛的节奏有些慢,这可能让现场的观众无聊了。他们在看台上玩起了人浪以活跃气氛。这跟英格兰本土联赛球迷支持球队的方式不太一样。

  英格兰球迷支持自家球队的方式——如果你去到现场的话,你得明白,你他妈不是去球场度过周末的,你他妈是去支持你的球队赢球的!他们热衷于吟唱歌谣(chants)——夸张地夸赞自家球队、主帅和球员,不留情面地辱骂对手球队、教练和球员——乐此不疲。还有,嘘裁判有时也很重要。这是主客场的意义之一。

  皇马还是先取得了进球,伊斯科将球射入QPR替补门将特雷沃-哈伍德把守的大门。

  这个进球引起了现场球迷的一阵高/潮。甚至蓝白衣的球迷也兴奋不已。

  陆灵皱了下眉,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站到场边去。她并不担心比分的问题,输赢在热身赛里并不重要。但是这个球在防守中JT和马里奥都有点责任,这才是她会特别注意的。她站了起来,眼睛始终注视着场上。

  她的目光不时落到场上的一名皇马球员身上。蓬松的头发,不算高大的身形——比他巅峰期似乎要敦实一些,也许是度假期间长了几磅?陆灵知道这名球员平时可能并不算是最自律的那种。他脚下技术依然花哨而细腻,只是显然在接近35分钟的时候已经有些蹒跚,体能应该已经跟巅峰时比相去甚远。

  皇马在上半时最后时刻完成了第二个进球,这个球由阿森西奥打入,而助攻者——正是陆灵不断观察的这名球员——看上去在送出这脚精准直传后并不是非常兴奋,或者他知道自己在皇马的日子正走向尽头?

  半场过后,陆灵进行了一系列的人员更换,下半场,菲尔-沃伦和本杰明-汉密尔顿都出现在了场上。

  而那个皇马球员已经下去了。

  陆灵一边看着本方球员的发挥,脑子中却一直在过那名球员的身影。没错,这段时间她产生了一些想法,与蒙奇、提姆和球探团队一起进行了研究,而在现在她也亲眼看到了他的发挥。

  也许,是该迈出这一步的时候了。

  比赛最终以2:1结束,菲尔-沃伦助攻同样下半时登场的荷兰人亨克-德格拉夫,打入一球。

  结果多少有些让人失望,但仍然,不重要。

  哨音落定,陆灵走向皇马主帅。这一回,她盯住他的身影,然后是他的眼睛。

  ****

  洛杉矶是个有点儿梦幻的城市。旅人们来到这里,想看高大的棕榈树,想看好莱坞山的好莱坞,想与超级电影明星不期而遇,想有一段美丽的邂逅——无关爱情,或是有关爱情,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会成为他们人生的一部分。日后回想或与人说起,它其实会被装点的面目全非。只为证明我曾那么年轻,遇见了那么大的世界,又在那么大的世界,遇见了你。

  尼古拉斯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来到这个城市了。当你去过一个城市太多次,那种神秘感会渐渐消失,无论那个城市在世人眼里多么传奇。尽管,尽管又不代表你不再喜欢。

  他知道他会在这里与她重逢。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准备好没有。

  承认没有放下并不困难,真正困难的是现实。

  在几千几万人面前,她朝他走了过来。那么多的摄像机对准着他们,其实又何止这几千几万人?

  尼古拉斯跟两位助手说了几句后,也朝她走了过去。他冲她微笑,看向她的眼睛。

  几步的距离。

  她笑了出来,眉眼还是那般,跟记忆里的又相似又不似。温度在二十八九度,她穿着球队的运动T恤和运动短裤,依然是夏日一样的姑娘。

  她的声音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你们赢了,不过我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尼古拉斯耸起肩膀,“我倒是有很多想抱怨的。那个球丢的太容易了,显然有些人还在怀念加勒比海的沙滩。”

  她稍微沉默了几秒,唐突地问道:“你们还需要他吗?”她用手指向场上,那名身穿白衣的12号球员。

  西班牙人瞥了一眼,略有些惊讶。

  她握住他的手,力度不小,继续说道:“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很有兴趣,请优先考虑卖给我们。”

  尼古拉斯看着面前的对方主帅,如果是别人,他无非敷衍一句,卖与不卖,价格说了算。但这个人,他需要小心对待。

  “为什么?你为什么想要三十二岁的巴西人?”皇马主帅探寻着问道。

  她收敛起笑意,狡猾地说,“我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他如果不在你下赛季的计划里,为什么不卖给我们呢?我想我们能谈妥一个很不错的数字。”

  尼古拉斯思索着。事实上,有了子翔、特奥-埃尔南德斯,这个还剩一年合同的三十二岁的左后卫应该也不会有很多出场机会,跟上赛季一样。

  就是给她,让他觉得不太踏实。

  半晌,尼古拉斯才说话,“克里斯汀,你要在这里跟我谈转会吗?他的经纪人最近确实在寻找下家。不是不可以给你,不过你们不是刚买了个左后卫吗?”

  “这可说不定,我们的阵容可是没有你们雄厚,需要很多的替补,特别是有经验的替补。”她笑了一下,乌黑的眼睛里满是算计,但她马上回归严肃。“西蒙和蒙奇会跟你们联系,我希望……马塞洛能在美国行之后出现在哈灵顿。”

  尼古拉斯最终也没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不过这个话题可以暂时告一段落。

  他们一起往球员通道的方向走,这出乎彼此的预料,但奇怪地自然。

  也许无数的眼睛在跟随这段路程。

  尼古拉斯捂着嘴,低声说道:“你还没有跟人约会。”他用了肯定的语气。

  她也遮住嘴巴,回应了他的话,“是的。你也没有。”

  快走到球员通道了,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总是会的。我也是。”

  过了一会儿,她似乎也叹了口气,尔后冷静地说:“是啊。”

  尼古拉斯停滞了片刻。

  他转过脸,朝她微笑,“马塞洛的事情我会想想。对了,我很好奇,对你们来说,派崔克真的太贵了吗?”

  她微微昂起头,眯起眼睛笑着,夸张地说,“太贵了。”

  尼古拉斯盯了她一会儿,然后默默笑道,“如果把马塞洛卖给你,你欠我的可就更多了。”

  她的表情一瞬间有些惊愕,可能是想不起来她还欠他什么。

  “算了。”尼古拉斯说,“克里斯汀,你的记性总是很差。不过,我记性很好,别忘了这个。”说罢,他走向了记者们。